設為首頁 | 我要投稿
長安播報

司改釋放質效紅利——揭開河北全省法院法官數量減少結案量上升的奧秘

2018-02-22 15:16  來源:  責任編輯:
字號  分享至:

  這是一組矛盾的數據,員額制改革后,河北全省法院具有審判資格的法官數量減少40%,與此同時,受2015年立案登記制改革影響,法院受理案件數量連年猛增。就是在這種情況下,河北全省法院2017年結案102.54萬件,結案率93.52%,法官人均結案170件,同比分別上升8.85%、3.1%、77.08%。

  這令人詫異的“一降三升”數字背后究竟隱藏著什么奧秘?河北省法院副院長王越飛一語揭開謎底:這是司法體制改革在河北省法院釋放的紅利。

  院庭長開庭辦案

  “減員”反“增效”

  “傳被告人周某到庭。”2017年11月,河北秦皇島中院院長胡華軍擔任審判長,公開開庭審理一起故意殺人案。在他的主持下,控辯雙方就案件的事實、證據、法律適用等問題,以及爭議焦點充分發表了意見。

  作為第三批司法改革試點的省份,2016年9月底,河北省法院員額制改革基本完成,5719名優秀審判人才集聚到審判一線,成為員額法官,占河北全省法院具有法律職務人員的59.4%。

  在法官人數減少四成的同時,受2015年立案登記制改革等因素的影響,河北全省法院新收案件同比上升30%,其中河北省法院新收案件同比上升近50%。

  人少案增,如何在新時期化解收案增長與司法資源相對有限的矛盾?

  針對過去院庭長主要負責行政事務、很少參與一線辦案的實際情況,員額制改革后,河北省法院明確規定,入額院庭長必須參與一線辦案,并將一線辦案數量作為他們年底考核的硬性指標。于是,越來越多像胡華軍這樣的院庭長重新穿上法袍,拿起法槌,走上審判臺開庭問案。

  院庭長直接參與辦案,使得河北全省法院一線審判力量較改革前增加了13.5%。同時,院庭長作為優質司法資源辦理疑難案件,不僅好鋼用在刀刃上,還減少了層層審批的環節,大大緩解了一線法官辦案壓力,審判質量顯著提升。

  團隊作戰

  法官精力更集中

  “送達法律文書、進行財產保全、組織證據交換、主持調解……員額制改革前,除了書記員的活兒,其他的全是法官的。”河北省法院新聞處副處長史風琴介紹說,“這就像一個‘大廚方陣’,法院每一個法官都是單兵作戰,為了做成各自的美食而買菜、洗菜、炒菜、上菜,大量的外圍工作讓法官分身乏術,審判案件中心工作反倒聚焦不夠。”

  “法官不能是‘萬金油’,必須要把法官從買菜、洗菜、上菜等重復、簡單的事務性工作中剝離出來!”對此,河北省三級法院通過為員額法官配備法官助理等輔助人員的方式,組建了大量的新型審判團隊。

  在新型審判團隊中,大多以“1名員額法官+1名法官助理+1名書記員”的辦案模式為主。

  其中,員額法官主要專注于案件的審判;法官助理則承擔保全、起訴書副本送達、開庭排期、案件調解、部分文書如調解書、撤訴裁定的撰寫;書記員主要負責開庭記錄、制作電子卷宗、訂卷、歸檔等工作。

  “配齊配強審判輔助人員,實行團隊作戰,使得我有大把的精力專注于案件事實,絕大部分案件一次開庭就能出判!”河北石家莊市橋西區法院民一庭庭長趙曉瑜說, 2017年上半年,她帶領的審判團隊共審結案件160件,當庭宣判157件,當庭宣判率高達98%。

  簡案速裁

  案件在訴前“節流”

  2017年9月,磁縣法院適用輕刑快判程序,在90分鐘內審理了3起刑事案件,并當庭宣判,3名被告人均當庭認罪,當庭服判。這是河北省法院對進入訴訟程序的刑事案件進行分類處理的一種做法:將輕微刑事案件分流至速裁團隊辦理,對被告人認罪認罰的輕微刑事案件采取輕刑快辦機制辦理;將疑難、復雜的案件分配至專業審判團隊辦理。

  民商事案件也是如此。對有調解意愿的案件進行訴前調解;對符合條件的小額訴訟案件實行一審終局;對事實爭議不大、標的額較小的案件交民事速裁團隊快速辦理;對復雜案件交專業審判團隊精心審理。

  在此基礎上,2017年5月,河北法院發布《案件辦理簡化標準》,規定輕微刑事案件一般在立案后14日內審結,簡單民事案件一般在立案后一個月內審結,簡單行政案件在立案后45日內審結。

  “根據案件要素進行繁簡分流,讓專業的人干專業的事,其結果自然是法官減壓力,群眾得實惠。”史風琴說,“將案件繁簡分流,有利于簡案快審、普案細審、繁案精審,從而提高審判效率。”

  此外,河北法院還通過推行“一鄉鎮一法庭”工作機制,建立互聯網+訴非銜接矛盾糾紛大調解工作網絡平臺,聯合行政機關和各調解組織,為群眾提供了更多糾紛解決方式,將大量矛盾糾紛消除在萌芽狀態,化解在訴外。

  “智慧法院”

  讓審執工作“飛”起來

  “我辦理的一個案件,因地址不清,費了九牛二虎的力也未能向被告送達相關手續。后來無意中在‘系統’上一搜,竟然發現這名被告在其他案件中留有確切的地址和聯系電話,通過這一信息我們順利送達了。”河北石家莊市橋西區法院民五庭庭長趙江云深有感觸地說。

  趙江云所說的“系統”,就是河北法院自主研發的智審系統。該系統不僅可實現電子卷宗的自動生成、智能分類,節省人工制作過程和人工錄入工作量,還內設全國1600多萬份裁判文書的數據庫,辦案法官可自動瀏覽同類案件裁判情況,為類案同判與量刑規范化提供參考標本,提升了審判工作效率和質量。

  不僅僅是智審系統,河北法院還自主研發了刑事案件遠程三方庭審系統,法官在法院、公訴人在檢察院、被告人在看守所通過政法網進行網絡視頻開庭或參加庭審。數據顯示,2017年,全省三級法院全部實現通過遠程三方庭審系統審理輕微刑事案件,平均審理時長縮短為20分鐘。

  除了審理案件,河北法院還大力推進系統在執行工作中的應用,建立起覆蓋銀行存款及其他金融產品,以及稅務、民政、車輛、戶籍、酒店住宿及工商登記等信息的網絡化、自動化執行查控體系,有效解決了執行工作中“查人找物難”這一難題,推動了基本解決執行難攻堅戰的深入開展。


相關報道
京东彩票优惠券怎么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