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為首頁 | 我要投稿
長安播報

看他們如何用2年時間,帶168名拉祜族村民回歸現代社會

2019-10-12 21:23  來源:云南長安網  責任編輯:郭莎莎
字號  分享至:

33套安居房無人住,村民躲進深山風餐露宿

駐村民警李濤及工作組人員歷時兩年脫貧攻堅

綠春168名拉祜族村民回歸現代社會

回歸村里的拉祜族婦女穿新衣住新房

拉祜族群眾喜迎豐收年

村民們住在深山里搭建的簡易房內

綠春縣平河鎮大頭村里建成的安居房

云南省紅河州綠春縣平河鎮大頭村中,33套2層小樓的安居房整齊排列,每套房屋內大到電視、太陽能熱水器、床、沙發,小到被子、枕頭、牙刷一應俱全,可偌大的村中只住著3個人。而在中緬邊境的深山老林中,有一群人常年穿梭于此。困了,就棲息樹洞、窩棚內;餓了,就打獵、采食野果充饑;病了,就吸食鴉片。

誰能想到,這群過著近乎“原始人”生活的竟是33套小樓房的主人。他們為什么放著小樓房不住,要跑到深山老林生活?怎樣才能讓他們走出深山住進小樓房?這是李濤和工作組隊員要攻克的難題。

168名村民躲進深山

33套安居房建成無人住

2017年5月10日,紅河綠春縣公安局禁毒大隊駐村民警李濤和其他28人被抽到工作組,進駐拉祜寨開展脫貧攻堅工作。早在2017年1月,拉祜寨的33套2層小樓安居房完工,政府為他們配備了齊全的家具及生活用具。可4個月后的拉祜寨,仍然空蕩蕩的。

李濤和工作組的隊員有些驚愕,之所以村里沒人住,是因為村子中的人都“逃”回深山了,村中僅剩3個人。“這3個人中,一個是組長、一個是副組長,還有一個病人。”李濤無奈地說。

拉祜寨中的人為什么會“逃”回深山呢?原來,拉祜寨位于中越邊境線上,隸屬于云南省紅河州綠春縣平河鎮大頭村委會,距離綠春縣城83公里,與越南直線距離不過1公里。這群“逃”回深山的人便是此處的世居民族——拉祜族。他們集“民族直過區、特少民族村、邊境特困村、原戰區前沿陣地、毒品重災區”五位一體,加之交通不便,導致拉祜寨村民仍沒有改變以狩獵為主的原始叢林生活方式。所以,他們不習慣住在村子里,而是喜歡住在山上,席地而眠。

“拉祜寨是在全省乃至全國都掛得上號的貧困村,想要讓這里脫貧,還得把村民們都找回來。”于是,李濤和工作組隊員駐村的第一項工作開始了。“進深山把村民找回來!”為了不讓村民們害怕,李濤與工作隊成員買了雞蛋、肉、菜等,拿著這些“好處”上山。

可是,找到人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他們生活在山里,沒有固定的家,可能今天住這里,明天就搬到其它地方了。”李濤和工作組隊員花了半個月時間,在山里的各個角落尋找,并耐心勸說他們回村居住。

168名村民中89人染上毒癮

半年時間全部實現生理脫毒

回到村子,李濤和工作組隊員首先做的事情,就是積極與平河邊境派出所對接,為村民及時登記、補錄、辦證并做好人數統計。統計中發現,村子共有33戶168名村民。在對所有村民進行尿液檢測后,所有駐村隊員嚇了一跳:“整個村子中,竟有89人染上毒癮,年齡最小的還不到16歲。我們通過前期的摸排發現,全村呈現出家庭式、井噴式吸食鴉片的趨勢。”李濤有些無奈,由于此處位于中越邊境線上,很多境外的人會種植罌粟,很多村民通過此渠道染上毒癮。而且,長期以來的叢林生活讓他們覺得“身體不舒服,就應該吸毒”。長此以往,村中無論老人還是小孩,都一直錯誤地將鴉片當成“藥品”。

作為一名曾奮戰在禁毒一線的基層民警,李濤想憑借自己的能力幫助這89名村民回歸正常的生活。可想要給這么多人同時禁毒很困難。于是,有著禁毒工作經驗的李濤充分發揮自己的專長。他和工作組隊員進行了一個大膽的嘗試:“整村開放式就地戒毒。”也就是工作組的人將染上毒癮的村民召集在一起,開始封閉式戒毒。

為了提高戒毒效率,李濤和工作組隊員規定,拉祜寨群眾統一生活、生產、勞動,壓縮涉毒人員的活動空間,開展常態化的教育,勸導吸毒人員自愿、主動戒毒,并派出醫務人員進行生理、心理的脫毒及康復治療。

白天,工作組隊員帶著村民們做一些簡單的勞動,晚上則組織大家聚在一起,宣傳國家禁毒政策以及法律法規,告知村民他們所認為的“藥品”其實是毒品。可禁毒工作哪有這么容易?有些有多年毒癮的村民受不了,總是偷偷跑回山里躲起來,甚至有村民直接跑回家中拿出菜刀反抗戒毒。對于跑回山里的村民,工作組隊員又要上山尋找,做思想工作,把人帶回村中。而在政策法規宣傳上,很多人聽不懂,工作組隊員必須采用他們最容易接受的方法進行宣傳。

此外,李濤充分借鑒自治、法治、德治相結合的“楓橋經驗”,將禁毒納入村規民約,與吸毒村民簽訂禁毒承諾書。依托網格化建設,以10戶為單位,對拉祜寨進行網格劃分,每個網格選出1名組長,由他帶領其他群眾開展轄區內吸毒人員教育管控工作,同時建立拉祜寨吸毒人員動態管理措施。

僅半年時間,拉祜寨全體村民生理脫毒率達100%,村民們從“要我戒毒”向“我要戒毒”的思想觀念轉變。

刷牙疊被洗衣服

生活技能一樣樣耐心教

從原始社會直接回歸到現代社會,村民們總會不適應,如何洗臉刷牙、疊被子、洗衣服……村民都不會。村民回村后,工作組隊員給每人配發了牙刷等生活用品,想教會村民基本的生活技能。“在教他們刷牙的過程中,我們在村民家中看到了讓人很觸動的畫面:一家五口拿著一把牙刷輪流刷牙。如果不是親眼所見,我完全不會相信。”看到這一幕,李濤立即上前制止。于是,工作組隊員又召集村民,教他們如何刷牙,并耐心講解每一項生活技能。

基本的生活技能學會了,毒也戒了,可村民的精神面貌還是欠佳。因為長期吸食鴉片,村民的臉色蒼白、身體消瘦,總是有氣無力的。為了村民的健康,每天白天,李濤和工作組隊員都會帶領10歲以上的村民跑步3公里,教村民打籃球、拔河。晚上,大家圍在一起唱紅歌,轉移村民的注意力。慢慢地,村民的身體逐漸恢復,精神面貌好了許多。

蔬菜種植家禽養殖

發展農業生產保障基本生活

身體恢復了,就要教會村民如何自力更生,長久地生活下去,所以教會村民發展生產很重要。要發展生產就要有地,而之前很多村民吸毒,全村的經濟林和承包地大部分被非法轉讓,土地問題成為打造拉祜特色產業的一大難題。李濤和工作隊立即協調,幫助村民收回了轉讓的土地,并教村民們從簡單的蔬菜、玉米種植,家禽養殖開始逐漸恢復生產。

在李濤與工作組隊員的幫助下,拉祜寨的群眾們結束了風餐露宿、蓬頭垢面、衣衫襤褸、四季赤腳的生活,這個與現代文明近乎隔絕的“小部落”終于走上了邁向小康生活的正軌。

李濤與工作組隊員經過多次調查獲悉,拉祜寨得天獨厚的氣候與土壤非常符合黑木耳種植,為此,工作組隊員決定以拉祜寨土地入股,群眾投工投勞,以“公司+農戶”的形式發展黑木耳和榆黃蘑的種植。目前,黑木耳、榆黃蘑種植發展的前期工作已啟動,群眾正在全力接種黑木耳。

目前,李濤和工作組隊員組織拉祜寨全村村民種植高原梨15畝、1100余株,以“公司+農戶”的形式發展黑木耳12畝、榆黃蘑10余畝。此外,按照打造“茶葉專業村”的目標,工作組隊員帶領拉祜寨廣大群眾按照科學化種植標準,已完成種植茶苗共計165畝。有了這些特色產業,村民們也有了自給自足的基本保障。

引導孩子進學校上課

重新找回拉祜族文化

李濤清晰地記得,自己剛到村子的時候,有5名拉祜寨的孩子“掛名”上學(只有名字,人卻不在學校)。為了讓所有適齡兒童返回學校上學,李濤和工作組隊員挨家挨戶勸說。功夫不負有心人,在拉祜寨越變越好的同時,村寨的學生也逐漸增多,越來越多的村民愿意把孩子送到學校學習。兩年時間,村里學生的人數由5人增長到如今的小學生20人、初中生10人。

作為拉祜族,就要有拉祜族的文化,可這個村子已失去了拉祜族原有的民族文化。對此,李濤和工作組隊員在村里培養了12名帶頭人,并讓他們到普洱的拉祜村寨學習本民族傳統文化,逐漸恢復拉祜族本該有的文化生活。

兩年時間,李濤也變成了村民口中的“倮佰”(拉祜族語義為“親人”)。逢年過節,村民們爭相邀請他到家中吃飯。如今的拉祜村寨已經“脫胎換骨”,黃昏時分,這個有著33棟小樓的村子小孩嬉鬧、老人閑談,年輕人也拿起了手機了解外面的世界……

看到這一切的人,誰會想到,兩年前他們還在深山密林中過著原始的生活。(都市時報)

相關報道

企業接到敲詐勒索,檢察官如何解局護航民企發...

在河北省最大的乳制品加工企業“君樂寶”機器轟鳴聲的背后,一場敲詐陰謀正在悄悄上演。檢察官如何破局?

死刑!家庭矛盾釀悲劇 男子行兇致4死1傷

被告人張進鋒犯故意殺人罪判處死刑,剝奪政治權利終身。

用政法新媒體的春天,帶來政法事業的萬紫千紅...

我們必須為共和國守住中國互聯網的半壁江山!

這個警察姐姐為何能拿第一?

“靜待花開,孩子們會明白的。”

京东彩票优惠券怎么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