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為首頁 | 我要投稿
長安播報

終生難忘的“半月之師”

2019-10-12 21:15  來源:婁底中院微信公眾號  責任編輯:郭莎莎
字號  分享至:

無論我們走多遠,都不能忘了來時的路。

——題記

1988年夏天,我從湘潭大學法律系畢業,分配到離老家二百多里地的冷水江法院。報到不久,院里決定安排我去三尖法庭工作。

那時的我正躊躇滿志,一心希望能留在法院機關,當一名除暴安良的刑事法官,那可是我兒時就有的夢想啊!得知要去偏遠的鄉下法庭,成天處理那些家長里短的民事糾紛,我的心情頓時黯淡下來。

8月5日上午,肩扛用大麻袋裝好的被褥蚊帳,手提一口裝滿法律書籍的舊木箱,坐上院里唯一的老式吉普車,一路顛簸,我被院長送到三尖法庭。從此,開始我漫長而甘苦自知的法官之路。

法庭沒有自己的辦公場地,由鄉政府安排了兩間狹小破舊的房子,一間作為宿舍,一間就是法庭辦公兼開庭的地方。法庭劉庭長很高興地把我們迎進辦公室,他身穿洗得有些發白的法官制服,古銅色的臉上皺紋如刻,看上去比他的實際年齡要蒼老得多。

安頓好我之后,劉庭長向院長提出,幾天后要請假回家收割莊稼。那時正值農忙時節,他是“半邊戶”,妻兒住在離法庭幾十里以外的農村,家里還有一份責任田。

院長說:“小賀剛來,法庭就你們兩個人,你還是先帶他幾天,家里的困難就想辦法克服一下吧”。

“行!”劉庭長二話沒說。

院長滿意地點了點頭,臨走時,又吩咐說:“小賀是正兒八經的科班生,你教他半個月就行了。”

第二天,就有一個贍養糾紛案子開庭,庭長安排我當書記員。一間10余平米的房間,擺放兩張辦公桌和幾條木板凳,全然沒有我想像中法庭的模樣。

開庭時,當事人都講一口難懂的方言,說話還特別快。庭長發現我一臉茫然,就提醒他們放慢語速,還不時給我當“翻譯”,我就這樣艱難地做著開庭筆錄。半天下來,經過庭長苦口婆心的調解,雙方當事人在協議上簽了字。我也有些疲憊不堪的感覺。

午休時,庭長把我從睡夢中叫醒,說是村里發生一起糾紛,要趕快去處理。我問要立什么案由,準備哪些案卷材料,原告被告是誰?庭長有些急了:“先別管這些,趕快跟我走吧。”

出事的村莊距法庭20多里,不通客車,法庭連一輛自行車也沒有,我們只得快步前往。途中,聽庭長說我們去處理的是一起“命案”,一對夫妻吵架,妻子服農藥自殺,娘家來了幾十人討要說法,鬧得不可開交,村里請求法庭出面調處。

“《民訴法》里可沒規定這樣的糾紛屬于法院管轄呀?”庭長看出了我的疑惑。“保平安就是我們法庭份內的事,有糾紛我們就得去解決!”庭長還告訴我,這樣的糾紛一年就有好幾起,如不及時處理,就可能引發群體械斗和“民轉刑”案件。

幾番跋山涉水,我們趕到了事發村莊。

“劉庭長來啦!”村民紛紛圍了過來。經過我們一天一晚的艱苦努力,最終平息了這起“命案”糾紛。

接下來的幾天,我跟著庭長在轄區內走村竄戶,調查取證、調處各類糾紛。法庭所在的三尖鄉是冷水江、新化、新邵三縣市交界之地,民風強悍,矛盾糾紛多。

“湘中地區五里不同俗,十里不同音。你要盡快熟悉當地的方言和風俗。與老百姓語言不通,不了解當地風土人情,就別想做好法庭工作。”工作之余,庭長經常給我講解當地風俗習慣,并充當我的方言教員。

在庭長的悉心指導下,我較快地進入了工作角色,與庭長的師徒關系也日趨默契。我也漸漸感覺到法庭工作的充實。

不料,一場飛來橫禍嘎然終止了這一段短暫的情緣。我永遠不會忘記,那是1988年8月20日早晨,我與庭長站在法庭門口等客車,準備到外地出差。客車到了,候車的人群紛紛上車,庭長還在與一當事人交談,他回頭對我說“你先上車,我說完就來。”我就從前門上車,庭長說完事后跑著從后門擠上了客車。

10分鐘不到,客車后部突然燃起大火,釀成16人死亡30多人重傷的特大事故。我因在客車前部,只是臉部和手臂嚴重燒傷。而庭長靠近火源,傷勢過重,永遠告別了他樂此不疲的審判工作,離開了血濃于水的親人!

聽說,庭長下葬那天,來了很多老百姓,冒著淅淅瀝瀝的小雨,默默為他送行。

我卻未能送庭長最后一程。躺在醫院燒傷科的病床上,我腦海里不時回放著與庭長朝夕相處的一幕幕情景,感嘆人生的無常和生命的脆弱。“你先上車,我說完就來。”庭長留給我最后的一句話讓我幸免于難。

“你教他半個月就行了”,院長的吩咐竟然一語成讖!從8月5日下法庭到8月20日遭遇車禍,剛好半個月。我和庭長師徒一場就此別過。

作者在三尖法庭工作時的照片

彈指一揮間,31年過去了。在歷史的長河中,只不過翻騰起幾朵小小的浪花,我卻從青春年少變為兩鬢斑白。先后轉崗法院的所有庭室,一步一個腳印從書記員成長為副院長、四級高級法官。“辦案虐我千百遍,我待辦案如初戀。”面對波翻浪涌的時代潮流和五彩繽紛的現實生活,我也曾有過一時的徬徨,甚至產生過退縮的念頭,但每當回想起在三尖法庭與劉庭長一起走過的那段歲月,就能重拾信心,篤定初心,義無反顧,砥礪前行!

(作者:湖南冷水江市人民法院黨組成員、副院長 賀行君)

相關報道

揭秘暴恐幕后黑手!新疆反恐紀錄片出了第二部...

剖析了“東伊運”對新疆長治久安乃至中國主權和統一的直接威脅。

日進斗金的“吸沙王”終獲刑 非法采砂近13萬噸

“行程萬里收集證據,等待的就是這一刻。”

用政法新媒體的春天,帶來政法事業的萬紫千紅...

我們必須為共和國守住中國互聯網的半壁江山!

最美基層民警:勇敢不是因為無所畏懼

“我們勇敢不是因為無所畏懼,而是心懷畏懼也一路向前。”

京东彩票优惠券怎么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