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為首頁 | 我要投稿
長安播報

為了尋找一個關于父親的答案,她穿上了這身警察藍

2019-10-12 15:42  來源:人民公安報  責任編輯:郭莎莎
字號  分享至:

一對警察父女時隔十年的人生接力

在最美的年華里成為您

李慶,男,出生于1968年。生前系安徽省合肥市長豐縣公安局刑警大隊民警,曾榮立個人三等功1次,并曾獲合肥市公安局“大練兵標兵”稱號;2006年因連續工作積勞成疾病逝,被追授全國公安系統一級英雄模范稱號。

曹宗綜,李慶之女,出生于1995年。安徽省合肥市公安局新站分局三十頭派出所民警,先后被評為合肥市優秀共青團員、合肥市公安機關崗位標兵、合肥市首屆優秀公安青年等。

本世紀初的安徽長豐,經濟蓬勃發展的同時,社會治安問題嚴峻,各類案件頻發,而公安機關警力相對不足、辦案條件簡陋。縣公安局刑警大隊大要案中隊僅有6人,承擔著全縣惡性刑事案件的偵破工作,不僅連續三年命案皆破,而且于2005年一舉偵破積壓了十來年的五起命案積案,做到了命案全破。可想而知,這份向全縣人民交上的漂亮答卷背后,凝聚著大要案中隊民警怎樣的奉獻和犧牲。2006年春節剛剛過完,中隊便倒下一員主力干將,年僅38歲的民警李慶在連續戰斗近80個小時之后猝發心力衰竭,永遠離開了心愛的刑警崗位和年僅11歲的女兒曹宗綜。

曹宗綜和父親李慶的最后一張合影

13年過去,當年的小宗綜已經成長為合肥市公安局新站分局三十頭派出所的一名內勤民警。24歲、從警僅三年,曹宗綜的個人履歷表上卻已寫下一連串榮譽:2017年合肥市優秀共青團員,市公安局個人嘉獎;2018年合肥市公安機關崗位標兵;2019年合肥市首屆優秀公安青年……

而人們不知道的是,13年前父親在風華正茂時的猝然離去,以及常年因工作不能顧及家人的兒時記憶,曾讓曹宗綜對警察這一行望而生畏,一度對從事公安工作很排斥。是什么令小姑娘身上發生了如此巨大的變化?英雄父親和出色的女兒,一家兩代優秀公安民警之間,那份根植于血脈深處的精神傳承,又有著怎樣不為人知的曲折與動人?

13年光陰給長豐縣帶來了翻天覆地的變化,李慶工作戰斗過的地方已舊跡難尋,斟酌再三,記者將采訪地點選在了位于縣城水湖鎮的李家舊居——英雄李慶曾經生活并度過生命最后幾小時的地方,也是他和女兒曹宗綜生命中有過11年交集之地。

“對父親,我從不理解到理解,到真正發自心底領會他對這身警服的熱愛,可以說走了一段長長的路。”

在李家位于水湖鎮某小區一棟老式單元樓底層的舊宅里,曹宗綜這樣對記者說。

這是一套不大的兩居室,如今住著遠房親戚家的老人。這座充滿了曹宗綜童年記憶的舊宅,曾經見證過13年前那個令一家人刻骨銘心、痛徹肺腑的夜晚。

“那天晚上,和往常一樣,父親在見不著人影好幾天后忽然回到家,一進門就說餓,吃完了姥姥給做的一大碗飯菜便進房睡了。我那時年紀小,以為父親只是工作太累,睡會兒就好了,便在房門外悄悄守著。好幾天沒見父親了,那天我好想他醒來能陪陪我,給我輔導一下作業。”

曹宗綜的記憶里,父親李慶為人憨厚樸實、性格沉穩,母親劉燕則相反,個性爽朗而火暴。比較起來,她更喜歡父親輔導自己寫作業,在父親輕聲細語的講解與溫和目光的鼓勵下完成家庭作業,是兒時記憶里最溫馨的時刻。然而,這樣的時刻她再也沒能等到。

劉燕發現李慶身體狀況不大對勁,趕緊打“120”叫來了救護車。她和一家人怎么也沒法相信的是,救護車載著丈夫這一去,多年來身體一直健壯如牛的李慶竟再也沒能走進家門……

“我和母親后來才知道,那些天接連發生好幾起案子,為了讓一直在連軸轉的戰友們休息,父親主動請戰、連續頂班,已經四天三夜沒能在床上躺下睡上一會兒……”說至此,曹宗綜泣不成聲。

李慶(右)生前押解犯罪嫌疑人指認作案現場

2006年的長豐,一開春便不大太平,惡性案件接二連三發生。2月18日晚,中隊當晚負責值班的民警因為加班辦案已一夜未眠,李慶自告奮勇代班。當天夜里李慶接警、出警,一宿未睡。19日一早,他又趕往雙墩鎮,參與一起破壞通信電纜案件的審訊工作,此案當時卡在了拒不開口的犯罪嫌疑人身上,急需審訊經驗豐富的李慶前往指導。待攻破嫌疑人心理防線、拿下口供已是20日凌晨。李慶還沒喘上口氣,便又接到緊急警情:下塘派出所轄區內發生殺人案件,需要加派人手。李慶再度請戰,已經兩宿沒合眼的他用涼水洗把臉,抖擻著精神又踏上了征程。

趕到下塘鎮,偵破工作已有進展,殺害一名幼女后企圖服毒自殺的犯罪嫌疑人董某被民警查獲并送到醫院搶救。李慶趕到醫院,讓先期辦案的戰友休息,自己搬個小凳子,就在董某的病床邊坐守。

21日凌晨4點多,戰友看出李慶已極度疲憊,便勸他回去睡會兒。李慶搖頭說:“這個點人最容易犯困,挺過去就沒事了。”

第二天一早董某情況終于穩定,而這時候仍不能休息,要趁熱打鐵展開審訊。直到取得董某作案的確鑿證據并將他送進看守所,李慶才和戰友打個招呼,邁著沉重的步子回家。誰能想到,此刻他的身體竟已拼到了崩潰邊緣……

“那年月治安差,案子多。像這樣連續主動請戰,一忙就是好幾天不能休息,對李慶而言是家常便飯。隊里不管是遇上突發情況,還是辦案或值班缺人手,他永遠是第一個沖上去的那個。”專程趕到李家接受采訪的李慶生前戰友、長豐縣公安局技術大隊教導員李斌告訴記者。

李斌說:“李慶是軍人出身,天生熱愛刑警職業,只要一鉆進工作里,就全神貫注、如癡似醉。為此他在隊里得了個外號,叫做‘傻慶’。可以說,2005年長豐縣境內發生并且全部告破的命案,幾乎每一起都傾注著李慶的心血和汗水。”

李斌從隨身帶來的檔案袋里拿出一沓照片,這些是當年身為刑警大隊技術室主任的他工作中隨手拍攝的資料照片,已經泛黃的畫面上,出現得最多的便是李慶的身影。而最多的場景,是李慶押解著犯罪嫌疑人在指認作案現場。

干過刑警的人都知道,一起惡性刑事案件,從發現作案現場的蛛絲馬跡開始忙起,到抓獲嫌疑人,審訊并拿下口供,刑警們基本累得人仰馬翻。而此時,還有個非常重要的環節必須立即完成,就是押解犯罪嫌疑人去指認作案現場。這件事麻煩而又干系重大,有時得忙上兩三天。那些年,總是李慶自告奮勇去承擔這件累活兒。這沓當年留下的照片無意中成了最直觀的佐證。

“其實不只是指認作案現場,每次抓捕行動,沖在前面的也總是李慶。他有在部隊練出來的底子,功夫硬、跑得快,在對團伙的抓捕中,落在他手里的歹徒,要么是最兇殘的,要么是跑出去最遠的。”

而也因為如此,流血受傷對李慶來說是家常便飯。宗綜記得,有一次父親出差近一個月后匆匆進門,姥姥忙攆她到門外去玩,讓父親進房休息。父親剛進房,電話便響了,怕打擾父親休息,姥姥連忙拿起分機話筒,卻在無意中聽見了父親和同事的對話。一家人這才知道,父親在抓捕行動中胳膊被歹徒捅了一刀。像這樣的情況宗綜印象中有過好幾次。

工作中的超常付出,隨之而來的必然是面對家人時的愧疚。童年的宗綜,習慣了久等爸爸不回,習慣了接送自己上下學開家長會的總是媽媽或姥姥。媽媽會說:“爸爸出差去了,很快就回來。”而小宗綜知道,這個“很快”,最少也要三五天。

父親偶然在家,那便是小宗綜最幸福的時光。父親會用摩托車載著她很帥氣地沿縣城大街兜上一圈,摩托車的轟鳴聲伴隨著父女倆的大笑聲歡快地灑落一路。可惜,這樣的時光短暫而稀少。

宗綜童年住過的小屋里,至今仍醒目張貼著整整一面墻的三好學生獎狀。“都是當年父親給貼上的。”曹宗綜輕輕撫摸著已經泛黃的舊獎狀。品學兼優的小宗綜,年年都是三好生。每次拿回獎狀,第一件事便是給在外邊的爸爸打電話報喜,爸爸總是開心地大笑,叮囑她留著獎狀等他回來貼上。

“而我,這種時候多么希望爸爸就在身邊,我們一家人能夠一起好好慶祝一下啊!”

記憶里最難忘的,是和父親一起去單位加班的時光。那多半是母親上夜班,而父親又難得沒有出差的夜晚,在父親單位那間條件不咋樣的辦公室里。

“一張很舊的辦公桌,桌子的那邊,是爸爸在伏案工作;桌子的這邊,是我在寫家庭作業。爸爸不說話,我也不說話。從黃昏一直到深夜,只有筆尖劃過紙張的沙沙聲。”曹宗綜回憶。

有一次,李慶加完班帶著宗綜準備回家,卻在辦公樓下發現了一個在附近迷路的男孩,便對她說:“你在樓道里等我會兒,我先送這孩子回家,他的家長肯定急壞了。”

當時已經深夜,外面下著雨,整棟辦公樓里黑漆漆一片,一想到自己得一個人在這兒等爸爸,小宗綜一下就哭了。至今回憶起來,仍覺得爸爸狠心:光知道擔心人家父母著急,竟沒想過自己的女兒會害怕!

和父親共同生活的11年時光短暫而又珍貴,而記憶深處那些小小的遺憾和失落,就像蜜糖里夾裹的沙子,硌得小宗綜的心隱隱酸澀。父親的意外早逝如晴天霹靂,帶來的除了巨大悲痛,還有深深的遺憾和埋怨:11年,這父女緣分才只開了個頭,父親身為人父的職責,還沒有好好完成啊!在小宗綜眼里,奪走父親的,正是他熱愛的公安工作,以至高中畢業那年,當面臨報考警校的機會時,她滿心只想拒絕。

曹宗綜的心事都落在了一個人的眼里。他叫李家峰,是長豐縣公安局政工督查室主任,李慶當年的戰友之一。

這世上,有一種情誼叫“戰友情”,那是種在常年一道出生入死、并肩戰斗中結下、危險關頭可以放心地把后背托付給對方的情分。正是這樣的情分,使得李家峰在十幾年如一日代表局黨委到李家上門探望的同時,格外關注著小宗綜的健康成長。

曹宗綜心里的疙瘩,李家峰心知肚明。選在她參加高考前夕,李家峰專門抽時間和她進行了一次長談。他給曹宗綜講李慶的故事,講的是宗綜不曾親眼見過的那個總是勇挑重擔、總能擒住悍匪的李慶,講警察職責的神圣與光榮,和肩負責任的重大。講得宗綜臉上的冰霜在融化,滿心的不情愿開始消退……

最終,帶著幾分猶豫、幾分憧憬,宗綜走進湖北警官學院,成為一名預備警官。因父親過早離去而早慧的姑娘,悄悄在心里給自己定下了目標:她要穿著這身警察藍,去找到多年來一直想知道的一個答案——到底是什么,令父親對這份工作執著如斯?

讀書期間,有一次宗綜和同學們在公共場所發現一名正在行竊的小偷,頭回遇上壞人,大家緊張之中有些不知所措,但仍互相鼓勵著勇敢沖了上去,合力把小偷摁在了地上。“那一刻,我平生第一次體會到了小時候曾在父親身上感受過的那種身為人民警察的自豪感。”曹宗綜說。而也是第一次,她覺得自己和父親在精神上“接通”了。

2016年,李慶離去整整十年之際,曹宗綜從警官學院畢業,來到三十頭派出所工作。三年的時間里,曹宗綜主動申請,幾乎嘗試遍了所里的各個崗位:治安組、戶籍室、綜合內勤。她有意在不同的崗位上體味著、尋找著父親當年在工作中的感受,摸索著像父親那樣全身心沉浸其中地投入工作,體會著這身警察藍制服帶來的人生價值和意義。父親就像是重新回到了身邊,成為她人生道路上的一盞明燈。

曹宗綜在工作中

三十頭派出所位于合肥市新站高新技術產業開發區,近年轄區外企發展迅速,日益龐大的涉外人員管理服務工作成為一項新挑戰。所里將這個重擔交給了曹宗綜。宗綜從零基礎開始下起“笨功夫”,她一家家企業上門走訪調查,一點點地摸清各家企業基本情況,在此基礎上建立起企業聯系員制度,并利用微信群進行管理服務。就這樣,成功建立起一套完善而又便于管理服務的涉外人員臺賬,填補了所里一項業務空白。為此,新警曹宗綜受到了全所上下的贊揚,并獲得市局的表彰。

和李慶那個時代不同,今天的公安工作擁有了好得多的硬件條件,方方面面都有了飛躍式發展。曹宗綜對記者說,不管怎么變,忠誠和職責不變,義不容辭和犧牲奉獻不變,而最重要的,是包括我父親在內的一代代公安人傳承下來的那一顆人民警察的初心不曾變!

而這些,正是她苦苦追尋了多年的答案。父親離去13年后的今天,她不僅真正懂得了他,而且正在自己的青春年華里,用辛勤的汗水努力成為他。

作者:丁曉璐鐘倉健

相關報道

企業接到敲詐勒索,檢察官如何解局護航民企發...

在河北省最大的乳制品加工企業“君樂寶”機器轟鳴聲的背后,一場敲詐陰謀正在悄悄上演。檢察官如何破局?

死刑!家庭矛盾釀悲劇 男子行兇致4死1傷

被告人張進鋒犯故意殺人罪判處死刑,剝奪政治權利終身。

用政法新媒體的春天,帶來政法事業的萬紫千紅...

我們必須為共和國守住中國互聯網的半壁江山!

這個警察姐姐為何能拿第一?

“靜待花開,孩子們會明白的。”

京东彩票优惠券怎么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