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為首頁 | 我要投稿
長安播報

自制“藥酒”成“毒酒” 三被告賠償73萬余元

2019-10-09 13:40  來源:遼沈晚報  責任編輯:葉雨蒙
字號  分享至:

遼寧大連的崔師傅請客吃飯,拿出泡制的藥酒招待工友,沒想到致兩位工友中毒,其中一位搶救無效身亡。

死者家屬將崔師傅、開藥的醫生、衛生院以及藥房起訴到法院,要求賠償105萬余元,近日,此案一審宣判。

男子喝藥酒后中毒死亡

1987年出生的崔師傅在瓦房店干木匠活,2017年7月,崔師傅在瓦房店一家衛生院裝修期間,找到衛生院的趙某看腰痛病,當時沒有掛號,趙某給崔師傅開了一個中藥處方。

崔師傅給了趙某100元錢,之后,趙某到一家藥房幫崔師傅抓藥,隨后通過他人轉交給崔師傅。

拿到中藥后,崔師傅用中藥泡制了一瓶10斤的藥酒。

2017年8月25日18時許,崔師傅請工友衣某、浦某到家中吃飯,崔師傅給衣某倒上約二兩藥酒,衣某分給浦某約一兩。

喝完藥酒后,又喝啤酒,一瓶啤酒沒喝完,浦某感覺舌尖和嘴發麻、手腳發麻、惡心,嘔吐不止,崔師傅、衣某立即將其送醫檢查,在檢查過程中,衣某也感覺不適。最終,蒲某經搶救脫險,而衣某經搶救無效于次日死亡。

事發后,崔師傅報警。

經鑒定,衣某系飲用“涉案藥酒”致烏頭堿類毒物(烏頭堿、次烏頭堿及新烏頭堿)中毒死亡。公安機關作出對崔師傅取保候審的決定,之后又拘留了開藥方的趙某,其后公訴機關批準逮捕趙某,并以過失致人死亡罪對趙某提起公訴。2019年5月20日,公訴機關又以事實不清,證據不足,不符合起訴條件作出不起訴決定書。

家屬起訴索賠105萬余元

衣某家屬稱,趙某給崔師傅開了一副含有毒性生川烏、生草烏的中藥用于泡酒,并告知該藥酒的用法為外敷,但若能喝白酒也可以少量口服。由于衛生院沒有中草藥,崔師傅出錢讓趙某購買中藥,而趙某所開藥方中的生川烏、生草烏系未經泡制的中草藥,有大毒,臨床中禁止口服。

家屬認為——

趙某作為衛生院的醫生(助理中醫師)在診療活動中違反法律法規和有關的診療規范,對患者崔師傅未盡到明確的說明義務,雖未直接造成患者崔師傅人身損害,但卻造成了衣某飲用該藥酒中毒身亡。趙某存在明確過錯,雖應當依法由該醫院對衣某家屬承擔侵權責任,但是,這不能免除作為醫生趙某民事法律責任。

崔師傅請他人到自家吃飯,本身就負有被請吃人人身安全的保障義務,況且其已經知曉案涉藥酒為外敷用藥只能少量飲用,在吃飯過程中,崔師傅卻拿出案涉藥酒告知衣某、浦某該酒可以喝且未限量,最終導致衣某喝了該酒后中毒死亡,崔師傅的行為存在過錯,應當承擔侵權責任。

當事藥房系私營企業,其營業執照經營范圍不包含銷售生中草藥,其僅能銷售經加工處理后的中草藥制劑,同時,其沒有依法獲得銷售生中草藥的許可,而該藥房卻出售生川烏、生草烏給趙某,違反法規的禁止性規定,對衣某的死亡亦明顯存在過錯,其應當承擔侵權責任。

衣某家屬將崔師傅、趙某、衛生院、藥房起訴到法院,要求賠償各項損失合計105萬余元。

三被告賠償73萬余元

法院審理認為,本案系生命權糾紛案件。

崔師傅在請客喝酒過程中,將藥酒倒給衣某飲用,該藥酒中是用川烏、草烏配制而成,該兩種中藥中含有劇毒烏頭堿,衣某也是因為烏頭堿中毒死亡,故本次事故崔師傅起到重要作用,結合本案案情,法院酌定崔師傅承擔40%責任為宜。

衣某明知崔師傅倒的是藥酒,在不了解該藥酒成分的情況下而飲用,沒有盡到安全注意義務,結合本案,法院酌定衣某承擔30%責任為宜。

趙某在崔師傅未掛號的情況下開具處方并為其抓藥,趙某未能遵循安全、有效、經濟的原則開具處方,配制的藥酒產生的烏頭堿具有很強毒性,未盡到合理告知義務,衛生院也未盡到管理義務,是導致衣某死亡的一個原因。

藥房在沒有資格銷售川烏和草烏的情況下,出售含有毒性中藥,也是衣某死亡的另一個原因,雖然藥房違反行政法規,但不影響承擔民事責任。

衣某的死亡是多種原因的結合體,結合本案具體情況,確定衛生院和藥房各承擔15%責任為宜。趙某履行的是一種職務行為,不應承擔民事賠償責任。

瓦房店市人民法院一審判決,崔師傅賠償衣某家屬各項損失合計42萬余元;衛生院、藥房各賠償衣某家屬15.8萬余元。

相關報道

禁止村民參加滿月宴的村主任,公開道歉了【三...

8日,該村曾因下發公告不允許村民參加滿月宴、葬禮不準披麻戴孝等引發關注。

福建泉港碳九泄漏案一審宣判 8人獲刑

2018年11月4日凌晨,福建東港石油化工實業有限公司執行碳九裝船的船舶“天桐1號”與碼頭連接軟管處發生泄漏。

用政法新媒體的春天,帶來政法事業的萬紫千紅...

我們必須為共和國守住中國互聯網的半壁江山!

對著墻,他跪在地上一遍遍熟練著射擊動作“我...

他從第三屆國際警察手槍射擊錦標賽載譽歸來

京东彩票优惠券怎么用